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动态 > 正文

无法治愈的阿尔兹海默症,或可利用一种抗癌药物预防

日期:2016-02-23 10:01:14 来源: 奇点网 点击:

近年来,随着全球人均寿命的延长,阿尔茨海默症患者逐渐增多,成为一种常见病。据统计,2015年全球有4400万人被确诊为阿尔兹海默症,预计到2050年这一数字将上升到1.35亿。

去年12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发布了一项关于阿尔兹海默症的研究计划。希拉里承诺,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每年资助20亿美元的研究经费,确保相关研究有稳定的资金流。希拉里希望在2025年之前研发出阿尔兹海默症的治疗方法。

实际上,FDA已经批准了4种治疗阿尔兹海默症药物上市,但是西奈山医院认知健康中心主任Samuel Gandy说,“目前没有一种药物能够真正改善患者的症状,一旦患阿尔兹海默症超过18个月,用不用药都是一样的。”因此开展晚期阿尔茨海默症药物的研发,基本是在玩儿死亡游戏。

剑桥大学Michele Vendruscolo研究团队的新发现,为阿尔茨海默症的预防带来了希望。2月12日,剑桥大学Vendruscolo等的研究成果刊登在《科学进展》上(1)。

Vendruscolo等的研究表明,阿尔茨海默症或能够通过一种抗癌药物——贝沙罗汀(bexarotene)——预防。贝沙罗汀是一种治疗淋巴癌的靶向药物,1999年就通过了美国FDA认证,应用于临床已有十余年的时间。

由于贝沙罗汀治疗淋巴癌的靶点与阿尔茨海默症有关,所以早在2012年,凯斯西储大学的Gary E. Landreth研究团队,在《Science》上发表的研究成果称(2),用贝沙罗汀可以治愈小鼠的阿尔茨海默症。Landreth发现,使用贝沙罗汀后,实验小鼠的测试表现很快就得到了改善,能够记住事物、更具社交倾向,因阿尔茨海默症而损伤的嗅觉也明显恢复,同时检测到引起阿尔茨海默症的蛋白斑块也在几小时内消失。

alzheimers-cancer_1024

然而,Landreth的这项研究成果公布之后,却在科学界引发了一场激烈的讨论和一系列深入的研究。长期以来,围绕贝沙罗汀对阿尔茨海默症的影响一直存在很大争议,因为后续实验没能重复有害斑块清除这一实验结果;另外,贝沙罗汀对肝脏的毒性和一些常见的不良反应等问题也没能得到解决,这使得这项研究一直徘徊不前。

直到剑桥大学Vendruscolo团队研究成果的出现,关于贝沙罗汀的研究才有了新进展。本项研究由剑桥大学Vendruscolo联合瑞典、荷兰的相关研究人员共同完成,他们对模式生物线虫的基因组做出一定的改造,使线虫患上阿尔茨海默症,然后给线虫喂食一定剂量的贝沙罗汀。Vendruscolo的研究结果显示,在线虫出现阿尔茨海默症后服用贝沙罗汀并不会产生任何作用,而在线虫出现阿尔茨海默症前喂服,线虫就不会再出现阿尔茨海默症症状。

Vendruscolo的研究结果表明,贝沙罗汀能够抑制导致阿尔茨海默症的蛋白成核,从而使有害蛋白质难以聚集,进而避免有害蛋白对大脑的伤害。这项研究成果为科研人员们提供了新的思路,同时也解释了为何Landreth研究团队2012年的实验结果不能被复制。因此,目前科研人员把目光放在了预防实验上,希望能通过后续的研究实现利用贝沙罗汀来预防阿尔茨海默症。

目前来看,这项研究仍处于初级阶段,除了作用机制尚不明朗之外,贝沙罗汀在临床上作为治疗肿瘤的药物,它的副作用——恶心呕吐、皮肤问题等——十分显著,这些副作用在预防阿尔茨海默症的治疗中也可能会成为威胁病人身体健康的重要因素,所以,怎样尽可能地规避副作用,或是在副作用和治疗效果上如何达到平衡也是临床上亟待解决的一个难题。

尽管面临诸多问题,但是由于在近10年间,科学家们并未发现能够治疗阿尔茨海默症的新药,所以若能利用已经用于临床且较为成熟的治疗其他疾病的药物,作为预防阿尔茨海默症的一种快捷方法,也是一治疗阿尔茨海默症的一大进步。这项研究能否成为阿尔茨海默症防治的里程碑,有赖于研究人员对贝沙罗汀和阿尔茨海默症更深入的研究。

参考文献:

[1] Habchi J, Arosio P, Perni M, et al. An anticancer drug suppresses the primary nucleation reaction that initiates the production of the toxic Aβ42 aggregates linked with Alzheimer’s disease[J]. Science Advances, 2016, 2(2): e1501244.

[2] Cramer P E, Cirrito J R, Wesson D W, et al. ApoE-directed therapeutics rapidly clear β-amyloid and reverse deficits in AD mouse models[J]. science, 2012, 335(6075): 1503-1506.



(责任编辑:fangqi)

相关阅读

站内搜索

品牌推荐

更多 >>

关闭二维码
关闭二维码
友情链接: 465ig.space    78tg.space